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DNF新闻 >

比尔·盖茨夫妇公开信:批评特朗普 低调秀恩爱

编辑:dnf私服发布网 阅读( 99

    比尔·盖茨夫妇公开信:批评特朗普 低调秀恩爱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晓 北京报道

      盖茨夫妇回应网友提问,有关特朗普总统与其政策问题出现的频率比其他问题加在一起还要高。

      比尔·盖茨仍然是全球首富,同时,他和妻子梅琳达·盖茨创建了全球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基金会后来还吸引到“股神”沃伦·巴菲特的巨额捐赠。

      2月13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夫妇发布了2018年度公开信,这也是他们发布的第十封年度公开信。在这封公开信中,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夫妇选取了他们最常被问到的10个问题进行解答。

      公开信显示,盖茨基金会每年在美国本土投入约5亿美元,大多用于教育,而基金会每年用于援助发展中国家约40亿美元。 以疫苗为例,在成立至今的18年间,盖茨基金会在疫苗上共投入153亿美元,免费接种疫苗使得儿童死亡人数大幅下降,儿童死亡人数从2000年的一千万下降到去年的五百万。

      特朗普于2017年1月正式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就任后在政治、经济方面的多项政策与常理不同,不确定性较大。比尔·盖茨在公开信中表示,过去一年,有关特朗普总统与其政策问题出现的频率比这封信中其他问题加在一起还要高。 比尔·盖茨更不讳言:“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 主党执政,我们与每届政府都是既有共识,也有分歧。虽然与这届政府的分歧较前几届更多,但我们还是要尽可能地与其合作。 ”特朗普提出的政策对基金会在很多领域工作都有影响,尤其是特朗普提出大幅削减对外援助。比尔·盖茨表示,相比逃避世界,与世界沟通交流多年来已被证明对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人类更加有益。 “我们持续与本届政府沟通,是因为如果美国缩 减其在海外的投入,其他国家的人民就将面临死亡威胁,美国人的境遇也会恶化。”

      马上要到情人节,盖茨夫妇在公开信中也低调地秀了把恩爱。

      外界关注夫妇两人如果有分歧怎么办。梅琳达表示,,比尔和她基本价值观相同 ,而且比尔思想开明。“我爱比尔,是因为他心地善 良,善于倾听,并愿意让自己受到他人话语的触动。当我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时,他 能够用心感受。他可能会让我去收集数据,用于评估,但绝不会怀疑我的经历是否真 实,我的判断是否可靠。”比尔·盖茨也毫不掩饰对梅琳达的赞美:“(梅琳达)了解的我比大家所想的更 为感性,我了解的她也比大家所想的更善于分析。在我对某件事热情高涨时,要靠她 来帮我认清现实。我也喜欢看她组建起最合适的团队来解决问题的样子。 ”“伴侣有两层含义,而我们两者皆是:既是生活伴侣,也是工作伴侣。”

      此外,两人还对“你们到底为什么捐款?这样做对你们有何好处? ”、“你们为何与大企业合作? ”、“拯救儿童生命是否会造成人口过剩? ”等问题做出了解答。

      下附2018年度公开信全文:

      我们一直坦言自己具备乐观精神。不过如今,乐观精神似乎十分稀缺。 

      新闻标题中充斥着各种骇人听闻的消息,每天关于政治分歧、暴力或自然灾害的报道 层出不穷。 

      不过尽管如此,我们认为世界正变得更加美好。

      与十年或百年前相比,当今世界的健康、安全程度远超以往。儿童死亡人数自1990年 来已经减半,且仍在持续下降。孕产妇死亡人数也经历了大幅下降。与此同时,极端 贫困人口在短短20年内几乎减半。更多儿童有学可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但是所谓乐观,并非认识到过去不如现在,而是知道如何使生活得到改善。这才是我 们乐观情绪的真正源泉。虽然在工作中见到过许多疾病与贫穷,也面临着许多亟待解 决的重大问题,但我们也看到了人性最美好的一面。我们向发明尖端工具治疗疾病的 科学家讨教,与不遗余力地用创新方式为全世界人类谋取健康与福祉的政府领导交 谈,也在世界各地见到过勇敢而睿智的个体通过发挥想象力,找到彻底改变社区状况 的新方法。 

      当有人问 “你们怎么这么乐观?”时,我们的回应便是这样的。越来越多的人问我们这 个问题,我们相信自己的回答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对世界的看法。 

      这是我们的第十封年度公开信,为表纪念,我们准备回答常被问到的10个难题。我们 会尽可能坦率地回答,也希望各位在读完后能像我们一样乐观。 

      1。 为什么你们不在美国本土投入更多? 

      梅琳达 

      盖茨基金会每年在美国本土投入约5亿美元,大多用于教育。这个数字十分庞大,但远 远少于基金会用于援助发展中国家的约40亿美元。 

      我们不会比较不同人所遭受的苦难孰轻孰重,因为所有苦难都是惨痛的悲剧。但是, 我们会斟酌自己阻止不同苦难发生的实力。在研究全球健康格局时,我们意识到自己 现有的资源对于不同领域的影响力有所差别。我们知道自己有能力帮助拯救数百万的 生命,因此也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尝试。 

      以疫苗为例。我们原本认为既然花几美分或最多几美元就可以预防疾病,那么这件事 一定早有人做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数千万儿童从未接种过任何疫苗。 

      过去18年间,我们在疫苗上共投入了153亿美元。这笔投资不容小觑。免疫接种的进步 正是儿童死亡人数大幅下降的一大原因,儿童死亡人数从2000年的一千万下降到去年的 五百万,也就是说,有五百万家庭不必承受失去儿女或兄弟姐妹之苦。 

      我们热爱自己的国家,并深深关切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因此也致力于消除美国本土 的不平等现象。包括我们个人经历在内的所有证据都表明,教育是获得机会的关键。 到2020年,美国三分之二的工作机会都将要求高中以上的教育或培训。由于数百万美国 学生得不到高质量的教育,我们在过去的18年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力图让 所有学生都去到可以助力他们实现梦想的学校。 

      比尔 

      我们一直考虑如何在美国拓展教育事业以外的工作。我们拨款给美国脱贫伙伴关系 (U.S。 Partnership on Mobility from Poverty),这一组织主要研究如何帮助人们在经济阶 梯上向上攀升。虽然我们四处走访,了解过许多其他国家贫困人口的生活,但在美国 却很少这样做。于是去年秋天,我们走访美国南部,希望有更多了解。 

      在亚特兰大,我们遇到的一位单亲妈妈讲述了她令人心碎的遭遇。她刚生下儿子还在 医院时,就因为拖欠了一笔房租被赶出公寓。我们还跟住在亚特兰大最贫困街区一座 公寓大楼里的几位居民喝了杯咖啡,他们给我们看家中墙上、天花板上长出的霉菌, 还告诉我们,自己经常在听到枪声时把孩子藏在床下或浴缸中。 

      面临巨大挑战这样的字眼根本不足以描述我们在亚特兰大遇到的这些人的遭遇,但是 他们依然保持着惊人的韧性。在儿童群益会(Boys and Girls Club),我们碰到一名男 子用自己的钱请那里的孩子们吃午饭。我们还跟几位已经出狱的犯人聊了几句,他们 如今已经找到工作,能供养家庭了。 

      这趟旅程中的所见所闻再次印证了教育的重要性,因为最终,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低 收入与有色人种的学生像其他人一样获得平等的机会。这次访问也让我们开始思考, 如何通过其他方式帮助人们摆脱贫困。在美国,阶级固化的问题盘根错节,包含着教 育、就业、种族、住房、心理健康、监禁、药物滥用等因素。我们还不清楚所了解到 的情况将如何影响未来的投入,但肯定的是,我们已经有所触动。 在我们敲定策略 后,会与各位分享具体做法。 

      2。 你们在美国教育上投入的几十亿美元有什么成效? 

      比尔 

      成效很大,但离我们两人的期望还有差距。

      我们将教育作为在美国本土工作的重点,是因为其对于个体和国家未来的繁荣都很关 键。遗憾的是,虽然过去十年中有些许进步,但美国的公立学校在重要指标,尤其是 大学毕业率上依然存在不足,弱势学生群体的表现则更加糟糕。

      我们对早期教育与高等教育机构均有支持,但首先是从高中入手,并且这也依然是我 们投资最多的领域。对于造就成功教育的要素,我们已有充分了解,但挑战是如何将 这样的成功进行大范围复制。 

      21世纪初,包括盖茨基金会在内的一些机构指出,当时高中毕业率的计算存在巨大漏 洞。报道称高中毕业率约为90%,而实际毕业率却不足70%——即约三分之一的学生 辍学。我们提供资金,研究计算真实毕业率的方法,并促成一些州之间建立联盟,共 同采取这样的计算方式。 

      为帮助提高毕业率,我们给数百所新建中学提供支持。它们中有许多在成绩与毕业率 上都超过了其所取代或补充的学校。早些时候,我们也提供过相关支持,对学生总体 成绩偏低的学校进行转型。这是教育领域最为艰巨的挑战之一。我们知道,帮助成绩 偏低的学校转型异常困难,它们的总体表现也不如新建学校。我们还帮助教育领域了 解建立一所高效的学校需要哪些要素:强大的领导力、证明有效的教学实践、健康的 学校风气和树立高标准都是关键。